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游客多了原住民烦了还有多少“消化不良”的“南锣鼓巷”?

时间:2016-05-01 来源:百家新闻网

百家新闻(www.cnbjnews.cn)讯:

  新华社北京4月30日新媒体专电题:游客多了,原住民烦了,还有多少“消化不良”的“南锣鼓巷”?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

  “五一”小长假来了,各地景区都早早做好准备迎客。然而,就在几天前北京南锣鼓巷却因“游客爆棚吃不消”主动申请取消AAA级景区资质,并决定暂停接待旅游团。记者采访发现,伴随旅游业迅猛发展,不少古街、古镇等景区都面临类似烦恼。一边是景区超载游客云集,一边是想安居生活的原住民,他们之间的矛盾如何处理?记者就此展开调查。

  南锣鼓巷自拆招牌“减负”

  【记者调查】几天前,因日益增长的游客数量严重超出南锣鼓巷主街承载能力,对街区风貌和当地居民造成极大影响,南锣鼓巷主动申请取消国家AAA景区资质,并自4月25日起不再接待旅游团队。

  4月30日上午,记者来到南锣鼓巷看到,这条全长不足800米的街区已经热闹起来。逛小店、买特产、尝美食的游客摩肩接踵;一些“网红”店铺门前,跟店铺招牌合影留念的游客俨然已经有要排队的趋势。

  “一到节假日工作量就特别大,游客太多了。”南锣鼓巷一名卫生清洁员说,“我们只能不停地扫,一停下来垃圾就攒下来了。游客来的时候都是一波一波的,赶上一波,几分钟一个垃圾桶就满了。”

  据北京市东城区旅游委介绍,南锣鼓巷于2010年5月正式挂牌为国家AAA景区。按照相关标准,南锣鼓巷景区瞬时承载量为1.7万人。然而,目前南锣鼓巷游人天天“爆棚”,日均客流量超过3万人次,周末客流量超过5万人次,重要节假日客流量超过10万人次。

  激增的游客人数严重超出了南锣鼓巷主街的承载能力,常常出现人满为患、寸步难行的情况。“南锣鼓巷成为景点后,长期超负荷地承载游客,游客体验差的同时更易造成安全隐患。”北京市旅游委主任宋宇说,作为历史文化保护区的南锣鼓巷目前历史风貌已经改变,很难起到传播胡同底蕴和文化内涵的作用。

  【专家评点】东城区旅游景区质量等级评定委员会认为,超承载待客对当地的街区环境和居民生活造成影响,对街区风貌和设施造成了不同程度的损坏,也极易引发公共安全突发事件。因此,委员会依规取消了南锣鼓巷国家AAA级景区资质。

  自拆3A招牌、暂停接团能否让南锣鼓巷“喘口气”?“放弃3A景区的名号,无形中会减少慕名而来的游客数量”。旅游经济专家、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理事李武武认为,南锣鼓巷的做法一定程度上可以改善景区游览舒适度,也给古城景区和街景区的发展保护提供了一种借鉴方式。

  “超载”的景区苦不堪言

  和南锣鼓巷一样,面临游客超载、原住民不胜烦扰的景区还有不少。

  【记者调查】在云南大理古城出名之前,居民生活非常清净、悠闲。而现在大理的人民路和“洋人街”上开满茶馆和酒吧,游客人满为患。“每到节假日,大理市内的交通就非常拥挤,自驾游、旅行团的车辆非常多。”市民张研超抱怨说,市民正常出行很麻烦,不光在市区,很多时候从大理到昆明的高速路上也会非常拥堵。

  据了解,2015年,大理州共接待海内外旅游者2928.51万人次,而大理全州人口仅约为340多万人。不少当地居民反映,客流量一大,游客乱扔垃圾、破坏环境等情况时有发生。随着洱海边客栈越来越多,一些小旅馆还存在将生活污水直接向洱海排放的情况,让居民心生不满。

  在湖南凤凰古镇,记者采访了今年61岁的陈启伟,其认为旅游发展对他们有利有弊。“凤凰本来就是旅游城市,游客多了才好发展。但游客多了肯定会存在环境污染和吵闹等问题,尤其是沱江边酒吧那块晚上比较吵。”

  凤凰古城社区主任杨群告诉记者,考虑到古城的保护以及部分居民的现实需求,目前古城内有70%的居民都已经搬出去了。游客不仅挤占了居民的生活空间,也造成了物价的攀升。“我们凤凰的菜价和物价远远高于吉首。”原住民曾聿达说。

  【专家评点】业内专家表示,我国大部分风景名胜区有相当数量的居民存在,目前景区与原住民的关系大致表现为共生型、共存型和冲突型三种类型。随着景区开发、旅游活动的开展和游客人数的逐年增加,带来经济效益的同时,也带来了环境污染和景区经营管理等多种问题。

  近年来,发生在景区与居民间的矛盾冲突也屡见报端。如江西婺源发生的当地居民因利益受损闭门谢客,关闭核心景区;凤凰古城以控制游客流量、规范市场秩序、加强保护建设为由收取三年门票,因引发居民、商户和游客不满,不久前暂停了“围城收费”……

  景区减负需要旅游“供给侧”改革

  为了让超载景区能“喘口气”,缓解景区开发对原著居民生活的影响,不少地方纷纷出招。北京市旅游委委员赵广朝表示,北京一些景区、景点已经实行团队游客实名预约制,对减缓景区在旅游旺季游客集中参观时的承载压力有所帮助。

  为减少景区对周边居民生活的影响,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规定丽江大研古城内白天一律禁止播放音乐,并明确了晚上酒吧一条街音乐的关停时间和室外的噪音分贝,以及违反规定的相应处罚。

  早在2013年,凤凰县出台相关规定鼓励凤凰古城区内涉旅游行业外迁转移到凤凰古城区域外经营,外迁的涉旅游行业经营者2年内可享受房租定额补贴和相关奖励政策。

  记者采访了解到,提前预约、控制游览时间、保证参观质量、平衡淡旺季,是很多著名景点的共同做法。然而,这些举措是否能将古街、古城等景区从“超载”惹民怨的怪圈中解救出来?专家认为,景点纷纷想招“减负”的背后,旅游市场还有不少课要补。

  李武武表示,旅游市场的开发在一定程度上冲击了当地的人文环境,旅游开发者和当地政府相关部门,开发景区增加收入的同时,必须关注当地居民的人文感受和生活环境。“利益均衡很重要,作为政府要创造良好的游览环境和居住环境,既要让游客玩得开心,也要让当地居民住得舒服。”他说,可以考虑对当地居民进入景点实行免票或者优惠政策,还可以将当年旅游收入拿出一部分给当地居民“分红”,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景区开发和影响原住民生活之间的矛盾。

  还有一些业内人士认为,目前旅游方面的法律法规主要侧重于风景名胜区的保护、利用及管理,而较少关注景区原住民权益的保障。随着景区与原住民矛盾日益凸现,现有法规条例中需要增加、细化针对原住民与景区互利互存、协调统一发展的条款。

  北京旅游学会副秘书长刘思敏则认为,为景区“减负”,长远之计还得靠“旅游供给侧改革”。根据市场变化、游客需求增加同类旅游产品的供给。“类似于南锣鼓巷这样体验一种生活方式的旅游景区,既然受到市场的追捧,供给侧改革就应该增大这种景区的供应。”刘思敏说。(采写记者:任玮、鲁畅、张玉洁、丁怡全)

【广告】

关键字: 新闻

最新图文

阅读排行